Fairy

别关注!全是老师们给的关照🙏🙏🙏

[枕游]春归

4我的神仙写文惹🙏🙏🙏

流连若夏:

-泽泽@南半城 的枕游>3<


城里簌簌地下了一场雪。空气还未来得及升温,浮着渗人的凉意。这一年苏枕云正值舞勺,套着敝衣缩在路边小憩,兴许身后靠的灰瓦墙沾了雪水,里外透出寒气,他打了个哈欠,人缩成一团,呼出的气冷凝在北风里,化作几缕白雾。

他生的小,笑起来总是慵懒而狡黠的样子,左右逢源。一双漂亮丹凤眼,左眼却不知何时瞎了,拿一块黑布遮着,总叫人想起西洋倭寇,自然滋生出几分俱意。苏枕云长得好,一片乞讨的歪瓜裂枣里显得清新脱俗,然而他不乞讨,每日每日地得过且过。

这种日子在遇了谢远游之后到了尽头。

那时候苏枕云年纪本来挺小,也正因为如此,谢远游才忽然生出“得捡回去教他读书”的念头。如今他记不太清当时的场景,只记得小少年精神抖擞,从地上“噌”地爬起来,没遮住的右眼闪着光,亮晶晶的,像琥珀。

苏枕云刚在书院住下的时候,还有些拘谨,放不开手脚,谢远游一度以为他内敛,后来知晓那是他适应期没过。如今苏枕云倒是不再束手束脚,谢远游被他一套一套的花言巧语绕得头晕,虽还不至于说到上房揭瓦的程度,有时还是无话应付,只给他搬去一堆《论语》《诗经》之类的书,板起脸要求他背完到多少页者云云。

他板起脸是没用的,苏枕云依旧云淡风轻地笑着,一边说胡乱地讲着话。但谢远游是什么人呀,说话上比不过他,眉毛一挑也找得到他的弱点,心里毫无波澜地冷漠着,面上忽然就掉下眼泪,抿起嘴角,眼眶恰到好处的泛着微红。

苏枕云心想着完了完了,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一下子暴露无遗,即便他知晓谢远游是装的,依旧不自主地遂他的意,念书去了。苏枕云捻着书页,目光扫过一行行漂亮的小楷,假装声情并茂地念着,心里悻悻地想,姜还是老的辣。


书院不大,春季到来时最是温暖。

谢远游清晨喜欢推开窗,就着春风束发。他自己不束,也不会,总是嘴巧手巧的苏枕云爬起来帮他束。苏枕云束的发,发带绑的漂亮,还能扎出花样。谢远游对他睁只眼闭只眼,想着他教的人也不多,大多时间还是两个人待书院里,浇花念书修身养性,不论他扎个什么花都忍了,干净整洁就行。

休沐日*无学生登堂的时候,苏枕云想着只他们两人而已,也无伤大雅,趁着谢远游早晨有些困顿地眯了眼,极快给他绑了个麻花,并抱着小心思用发带在发尾扎了漂亮的蝴蝶结,末了还站远了些,遥遥望着谢远游的背影,撇了撇嘴,若先生是女子,他便能娶回家了。太可惜。

怎料谢远游并非省油的灯,也是那时苏枕云漏了馅儿,早有疑虑的谢远游轻易摘了他的眼罩,不出所料见了他同样明亮的左眼。苏枕云干咳几声,眼神忽闪忽闪——极其无辜。

“江湖险恶,须谨慎行事。”

所以才得装逼。

这句话苏枕云没说,只心里默默。他很自然地将谢远游手上挂着的黑眼罩取回来,若无其事地戴上。

“小机灵鬼。”

谢远游弹了弹他的额头,松了后边的发带,不太在意地将这件事烂在肚子,实话讲,这家伙双目明亮么,他着实是开心的。

“过来,枕云,再帮我束一次。”

苏枕云笑了一声,乖乖地去了。



谢远游偶尔会想拾起那些刀枪,他不对那些玩意儿感兴趣,但这种念头却在苏枕云喘着气带着一身伤,还笑着回来时最为强烈。

苏枕云本去东市买菜,回来时钱币没了,也没有菜。苏枕云有些惋惜地说,本来还有几株白菜叶子,结果掉到泥地里了,嫌脏,捡起来也不够吃,干脆就空手回来了。

“不用搽药的,真的,”苏枕云龇牙咧嘴,“几天就好了。以前这种事儿多,到这里生活几年反而有些不太习惯了。”

谢远游只是冷着脸拉开他的衣服,让苏枕云坐在席子上,给他上药。

“等我去学武,回来可以保护先生。”

药水涂上去有一种麻痹的痛感,苏枕云倒吸一口凉气,谢远游垂眸,前者双手紧紧地抓住衣角,因为用力而骨节发白。他衣襟里还有很多疤痕,和苏枕云漂亮的脸成了极大反差。谢远游估摸着也是他舞勺前被别人欺负惹成的,轻轻叹了口气。

苏枕云除了打架,几乎什么都会一点。而相比谢远游,他已经不止武学痴才,简直烂的渣都不剩。他当今还不知晓谢远游出身天下第一道门,掩藏得好了,真以为谢远游只是一介书生,不弄刀枪,温文儒雅。

常使谢远游想起从前他的少年期,他自诩比较忍隐退让,还是做不到同苏枕云一样,受了伤,被贬低到无以复加,还能故作轻松地笑着说哎呀我没事,反过来安慰自己。

“枕云……”

“我并无大碍,真的,先生。从前是同行,如今来讨债的痞子太多了,我抵抗几下打不过呀,就想着要跑,”

苏枕云低低说着,忽然莞尔,

“跑不回来的话,就见不到先生你了。”

“——我想着要见你。”

谢远游愣了一下,空出一只手去捏他的脸,淡淡嗔道:“瞎说话。下次我跟你一同去。”




后来苏枕云真正见着谢远游舞刀弄枪,竟是到了江湖大乱时。

在此之前他从未听过先生的传闻,所有人都和他一样,认为谢远游是布衣书生。闲来教学讲书,无事游山玩水。

搅起浑水的那波江湖人,临时编了借口,以找到十年前叛逃遭通缉的临泉第三位弟子为名,闯入城内,道门也没有出手阻止。

江湖出了岔子,危及政府,便派军出城阻止,怎料情况波及进城。江湖分开两道,一批搅起内乱妄图扫平内城,一批加入政府守卫内城戎马英雄。

书院被殃及起了火。苏枕云头一回见谢远游眉目阴翳,似乎铁定了心不再掩瞒什么,轻易捞起一把银白的长剑,内侧刻用楷体潇洒地刻着“冬荣*”二字。

——丽桂树之冬荣。

经严冬而桂树不凋,归来是春意。

“放心吧,枕云。”

苏枕云一怔,看着谢远游衣衫翻飞起,手起剑落,血光四溅。

“先生加油啊,我在背后支持你!”

于是他说,一边奋力地往火光之处泼水,还是往日的熟悉语调。



若是来年有春归,当公子翩翩,梦中亦有彼此。

End.
*休沐日:同双休日。

*冬荣。《远游》:“丽桂树之冬荣”。冬荣:指桂树经冬不凋。也出自《楚辞》~

*到后边基本瞎编,剑是我瞎搞的,请阿泽不要打我(遁地)


评论
热度(89)
  1. 南半城流连若夏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Fairy
    4我的神仙写文惹🙏🙏🙏 流连若夏:

© Fairy | Powered by LOFTER